×

首頁» 公告與新聞 » 能源中心新聞

能源中心新聞

 

   29日,在第十二屆上海衍生品市場論壇原油論壇上,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相關負責人透露,原油期貨上市相關準備工作已經就緒,正在等待相關配套政策出臺,原油期貨最快將于年內推出。
作為境內首個國際化期貨品種,原油期貨的上市意味著期貨及衍生品市場將迎來更多的境外投資者,如何更好地開展跨境監管成了繞不開的問題。
年利達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傅頌雅表示,從全球金融危機中可以看出,全球監管部門間進行合作以識別和評估風險,并就應對措施協調一致至關重要。
從境外市場的現狀看,不同地區的監管方式還存在諸多差異。芝加哥商業交易所國際部資深董事總經理William Knottenbelt表示,在中央對手方清算的監管上,目前美國和歐盟之間還沒有形成良好的互認機制。
比如,美國監管當局提出了系統重要性中央對手方概念,并授權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進行監管,對其清算會員和客戶提出了更高、更嚴格的保證金要求,而歐盟則沒有界定系統重要性中央對手。
如此一來,如果美國監管當局認為一些歐盟的中央交易對手是系統重要性中央對手,當這些機構清算在美國交易的產品,以及不在美國交易但與美國企業有關的產品時,就必須按美國法律執行更為嚴格的保證金規定。
“各相關轄區的監管當局應從大局出發,在中央清算監管問題上相互承認和彌合,這樣才能促進全球監管協同一致。”Knottenbelt認為,形成互認機制能夠更好地解決原油期貨跨境互動遇到的一些問題。
Knottenbelt表示,目前亞洲國家在金融市場改革方面做出了很大努力,在實現中央清算監管和諧化、一體化和統一化等問題上更容易取得成效。“中國的監管條件好,可以繞開歐洲和美國已經走過的一些彎路。”Knottenbelt說。
據期貨日報記者了解,境內外市場監管機構在執法合作上已經取得了一定的進展。截至目前,中國證監會已相繼同57個國家和地區的證券期貨監管機構簽署了61個監管合作諒解備忘錄。
而在中國證監會稽查局彭晶看來,隨著境外投資機構“走進來”,我國在資本市場跨境監管的執法合作方面還面臨不少挑戰。比如,境內外的監管機構存在職能差異和法律定位的區別,“市場平行度不一樣,法律定位不同,法律監管權限也不同,我們與境外監管機構的合作會有一些分歧”。
另外,由于境內外金融市場發展程度不一樣,跨境監管的執法合作也不對等。比如,目前更多的是境內配合境外進行跨境監管,境內向境外發出的合作請求只占10%左右。
“境內監管機構往往缺乏跨境的管轄權,在取證和執行上存在一定的難度。”傅頌雅表示,因此,在跨境監管問題上,建立對等機制顯得格外重要。
據彭晶透露,修訂中的證券法在跨境監管執法制度上已經做了一些新的安排,比如在跨境證券發行與交易方面,發生在境外市場的一些發行與交易行為,如果影響到我國的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以及投資者利益的話,我國監管機構也可以監管。
她表示,我國資本市場對外開放的配套法律制度還需要進一步完善,市場化監管理念也需要轉變。“吸引更多的投資者到我們這里來,我們需要法制健全、金融穩定,需要更嚴格的監管執法,還要積極參與國際規則的制定。”彭晶說。

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 版權所有 © 電話:20767800 傳真:20767988
滬ICP備14004412號  滬公網安備 31011502003248號
必中任选3